http://www.peizz.com

大叔好凶猛小说免费阅读 一夜未拔(高H)

  江以宁假装没看到,兜了一圈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松了口气,“看完了吧?真没女人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走到他跟前,皱了皱鼻子,说:“我才不信你没女人呢,一身骚臭味。”

        赫连烈: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 这女人是狗吗?

        鼻子那么灵。

        “哪有骚臭味?我怎么闻不到?”赫连烈故意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别过了脸,“可能我闻错了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我们出去吧。”

        赫连烈想把她带出去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摇头,“外面都玩过了,我不想出去了。你不是要办公吗?你继续吧,我不打扰你,在这里看本书。”

        说着,不等赫连烈回应。

        她便走到书架跟前,抽出了一本书看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不耐烦地拧眉。

        而藏在柜子里的江柔更是崩溃。

        这柜子本身就只能容纳一个孩子,她是被硬塞进来的,浑身都难受到了极点!

        偏偏赫连烈把柜门关的很紧。

        她呼吸不通畅,只觉得越来越热!

        要在里面待时间长,她会死的!

        江柔想爬出去。

        但是……

        她这个姿势,动一下都难。

        更不要说,把自己弄出去了。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江以宁安心的坐在窗户口,翻看书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见实在无法把她弄走,只好来到办公桌跟前坐下。

        他稍微打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       想让江柔呼吸点新鲜空气。

        可刚有小动作。

        不远处的江以宁,像是在监视他一样。

        起身走了过来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赶忙把柜门重新合上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来找他,也不是为了重要的事,只是为了问他,有个词怎么读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告诉了她。

        她又规规矩矩的坐回了原地。

        如此反复了几次……

        赫连烈也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……

        眼看着已经到了饭点,江以宁丝毫没起身的意思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主动站起来说,“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看了下时间,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。

        想必藏在柜子里的那位,受到了足够的折磨。

        她这才松口,笑眯眯的说:“好啊,我们走吧。”

        说着,一蹦一跳的走到了前面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给一旁的蒙达,使了个眼色。

        蒙达等两人和管家离开后,赶忙关上了门。

        来到书桌跟前,打开了柜门。

        小心翼翼的把江柔拉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 江柔的身体早已僵硬,无法动弹一下。

        蒙达心疼的为她揉搓胳膊和腿。

        可身体的疼痛能缓解,精神上受到的屈辱和折磨,又岂是能平复的?

        江柔泪流不止。


        蒙达低声说,“还难受吗?”

        江柔摇了摇头,从地毯上爬了起来,咬牙切齿道:“等利用完了江翠花,我一定要找个铁箱子,把她塞进去,关上三天三夜!”

        蒙达扣住她的肩膀,说:“放心吧,我会替你报今天的仇。”

        江柔柔弱无助的贴近了他的怀里。

        看她这般可怜的模样,蒙达有些控制不住自己,想要跟她亲近。

        可想想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        还是忍住了。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江以宁坐在楼下,和赫连烈一起共用晚餐。

        顺便给赫连烈夹了一些,掺有药粉的特殊食物。

        “赫连先生,来吃点这个。”

        “这个也不错,你尝尝。”

        赫连烈希望她早点离开,所以接过了她递来的食物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笑的愈发温柔。

        等用晚餐,赫连烈道,“翠花,时间不早了,你先回去吧。免得你哥哥担心。”

        “好啊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说完,站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派蒙达去送她。

        自己没有出门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和蒙达,走到了赫连烈家的门口。

        她停下了脚步,回眸望着他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       “蒙达。”

        “嘻嘻,刚才我只顾着抓奸了,没来得及跟赫连烈告状。你可要小心了,等下次我来的时候,我会跟赫连烈说的。”江以宁用开玩笑的语气道。

        蒙达哪里会把她的话,放在心上?

        再说了,赫连烈生性残暴,但也不是听风就是雨的人。

        即便江以宁借着小事发挥。

        赫连烈也只会敷衍了事。

        蒙达满是轻蔑。

        但下一秒——

        江以宁说的话,把他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       “哦~对了,你身上怎么跟赫连烈,有一样的香味。我记得没错的话,你们俩都是男人,不喜欢用香水吧?而且,这香水很偏向女性用的呢。”

  江以宁笑眼弯弯。

        仿佛看透了,他和江柔的奸情。

        蒙达足足愣了五六秒,才反应过来说:“什么香味?我没闻到!”

        “那么着急反驳干嘛?我又没说,你跟他女人睡了。”江以宁直勾勾的盯着他道,“赫连烈只有我一个女人呢,其他的女人敢沾染他,我就杀了她们。”

        蒙达心惊肉跳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却不再搭理他。

        打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

        车子缓缓地驶离了赫连家。

        蒙达望着她离开的方向,眼里起了浓重的担心和杀意。

        倘若赫连烈知道,他背地里和江柔勾搭上了。

        绝对会杀了他们的!

        所以……

        若这江家小姐,真的发现他们的奸情。

        那不管她有多重要,都得除掉。

        ……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