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peizz.com

火车上的厕所怎么用 王府深规之初入王府

  一个漂亮至极的入弯,在赛道之上划出一道流畅的红色弧线!

  看台上许多人高呼着他的名字。

  “季抒!啊啊啊啊!”

  “季抒好帅!!!”

  于攀被季抒死死压制,无论如何都未能抓住机会抢占行车线反超,最终只能跟在季抒之后滑入弯道。

  能够与季抒一较高下,他的水准毋庸置疑,但季抒这个弯过的太精彩,加上本来人气就高,此时更是引人注目,胜过于攀许多。

  二人之后是第三和第四。

  再之后,就是沈璃和郁承!

  众人清楚的看到,在靠近弯道的时候,沈璃的速度再次慢了下来!

  原本她领先郁承两个车身,此时,这个距离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!

  无数目光凝聚此处,紧盯着那一纯黑一明黄的两辆赛车!

  远远看去,明黄赛车越咬越紧,眼看着就要越过前面那辆!

  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!沈璃再一次踩着入弯点提速!

  ——她再次抢断郁承的行车线,将他逼退!

  而就在此时,原本排在第七的那辆车,趁着郁承被沈璃压死,猛然加速前冲!

  因为速度太快,那辆车绕了个大弯,堪堪擦着车道边缘过去!

  只差一点,那辆车就要越出赛道,但也正是靠着这股激进的冲劲儿,使得他顺利超车,一跃成为第五!

  这下,沈璃落后一位成为第六,而郁承则掉到第七。

  “妈的!”

  郁承忍不住咒骂一声。

  这个沈璃是他妈的疯了吧!

  不去想着怎么赢,反倒是用尽手段来全面压制他!?

  然而任由他在这边气炸了肺,沈璃那边毫不在意。

  一个行云流水的甩尾,沈璃抢先冲出弯道!

  尽管排名稍稍落后,她依然踩在郁承之上!

  ......

  如果说前一个弯道,大家还没太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儿,那么到了这个时候,是个人都懂了。

  ——沈璃这哪儿是来比赛的?她就是来耍着郁承玩儿的!

  数台摄像机全方位拍摄记录,使得赛场之上的情形,能够无比清楚的呈现在观众眼前。

  在沈璃将郁承压至第七,随后又一把潇洒冲出弯道之后,整个直播间也跟着炸了。

  卧槽!她是故意的吧?她一定是故意的吧!

  真.惊呆我全家!赛车还能这么玩儿?这什么神仙骚操作!?

  被针对的是那个好像是fn的郁承?他到底怎么得罪了沈璃,被这么针对?


 

  前面的是不是忘了开赛前,郁承那几个专门去挑衅过沈璃啊?当时不还说人沈璃出发顺位倒数第一,真可惜不能和她碰上了吗?转眼被人家压着打!哈哈哈哈哈!

  当初嘲笑姐姐实力不行的那些人呢?这会儿怎么全都哑巴了?不出来溜两步?

  啪啪啪!好响亮的打脸声哈哈哈哈哈!

  ......

  null已经彻底放弃了。

  他一屁股坐下,手肘撑着膝盖,头疼不已地扶额。

  劝劝劝!

  他苦口婆心的劝!

  到头来全没用!

  四周氛围热烈。

  “我知道哪儿不对了!刚刚沈璃在直线一路超车都特别顺,直到冲到郁承前面后,就没再继续了,甚至在直线也和他们维持着一样的速度——她就是故意要维持这个顺位啊!”

  “还有刚才那个第七,也是借了沈璃的光,才反超到第五的吧?”

  “我他妈——她这是来比赛,还是操控比赛来了???”

 整个赛场都已经被点燃,热烈声浪几乎破云而去。

  null兀自一个人发着愁,开始在脑子里思考今天过后,一切该如何收场。

  “哎!兄弟?兄弟?”

  旁边忽然有人喊了他两声。

  null面无表情地抬头,就迎上一双充满打量的视线。

  是坐在他右边的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人。

  他看着null,心里暗暗吐槽这男人未免太会装逼,现场看车赛居然还戴墨镜。

  但这话他也就是心里念叨念叨,脸上神色还是比较客气的:

  “兄弟,你fn的粉丝啊?”

  null:?

  他这个没有反应的反应,落在对方眼里,就是默认了。

  那年轻男人的表情瞬间变得微妙,冲着某个方向抬了抬下巴,语气也冷淡了不少:

  “友情提示,这边是ly粉丝区,你要支持fn,怎么不买那边的票呢?”

  null:???

  “哎,算了算了,这比赛都开始了,再说这个也没什么用。”那年轻男人无奈耸耸肩,“反正你——”

  正在这时,又是一阵欢呼声掀起,那年轻男人迅速回头看向场上。

  季抒第一个跑完首圈!

  同时,沈璃第六,卢思宇第八!

  能够拿到积分的前八顺位,ly三位车手全员在列!

  那年轻男人兴奋喊了好一会儿,这才低头看向null。

  “兄弟,我知道ly要赢你心里不高兴,但这周围都是支持ly的,你好歹面上装一下,别那么丧行不行?要不你这——”

  容易招打啊!

  最后这半句话他没说出口,但懂得都懂。

  null:“……”

  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!

  他支持个屁的fn啊!

  他是要被那位祖宗搞得心脏病发了好吧!

  null刚想说话,给自己辩解两句,却发现人家已经扭过头去看比赛,没再理他了。

  他憋了半天,最后只能礼貌地在心里骂了一句。

  他奶奶的,修身养性十年,都没这一天骂得多!

  ......

  贵宾区。

  顾思洋已经忍不住了:

  “爸!怎么样!就问您怎么样!?我早就说了,我妹实力超牛的好不好!”

  看看!

  听听!

  她那一脚油门,直接轰碎了所有嘘声和质疑!

  “这跑线!这入弯!这技术!”

  顾思洋兴奋不已。

  他的车开的是不怎么样,但眼光好啊!

  当初看了小松山那一场地下赛车的视频,他就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要把她拉进ly。

  不枉他磨了她那么久!求了她那么久!

  这样的沈璃,完全有着问鼎冠军的绝对实力啊!

  “哎呀,瞧那个郁承,被压了一路啊!也不知道憋屈成啥样了哈哈哈!爸我跟你说,我都想好了!要是我妹他们今天赢了——”

  顾听风终于回头,施舍给了他一个眼神。

  “把‘要是’去掉,阿璃怎么可能会输?”

  顾思洋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“不是,爸,你开赛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!”

  那时候他分明紧张担心的不得了啊!

  这一转眼,怎么还不认了呢?

  顾听风的目光变得危险起来。

  “我说阿璃会赢,怎么了?”

  顾听云也看了过来:

  “怎么了?谁说阿璃会输?思洋?”

  顾思洋:“???不是啊!我——”

  顾听澜笑着道:

  “思洋没那么说。”

  顾思洋长舒一口气。

  “他就是对阿璃实力认知不够,太紧张了。”

  顾思洋:“……”

  沈知谨静默片刻,声音低了几分:

  “阿璃之前说,临城那家汽修厂的老板待她不错,所以她应该是很早就玩这个了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