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peizz.com

小臂粗的紫黑色巨大穿越 大龄剩女都睡过很多

  一直没说话的顾听川眉头早已经舒展开,神色欣慰而骄傲。

  “毕竟是阿璃。”

  顾思洋:ok,fine。

  ……

  杨韬看着场上的情形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侧头看向陆淮与,欲又止。

  陆淮与道:

  “想说什么?”

  杨韬停顿了好一会儿,压低了声音:

  “她这实力,几乎快要能和你相提并论了啊。”

  陆淮与淡淡笑了笑,没说话。

  但杨韬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——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车了,以后也不可能再回赛场。

  这个比较,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杨韬心中可惜,望见身侧男人脸上云淡风轻的神色,剩下的话忽然就卡在了喉咙。

  确实是不该提的……

  这么想着,他换了个话题:

  “对了,陆二,你记不记得,我之前跟你说过,我在里兰曾经看过一场地下赛车比赛?”

  陆淮与轻轻颔首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参加那场比赛的车手身份都是保密的,彼此之间都没有见过真容,也不知彼此来历。但我可以肯定,那场比赛中,肯定有顶尖的职业赛车手。”

  “嗯,这个你提过。”

  “但这不是关键。关键是,我看沈璃.......”

  杨韬忽而顿住,似是在斟酌如何开口。

  片刻,他的声音更轻。

  “我觉得,她这开车的风格,和当时拿了第一的那个车手......有点像。”

  话音落下,寂静一瞬。

  陆淮与看过来,凤眸深邃。

  “哦?”

  杨韬又皱了皱眉。

  “但是这怎么可能?当时那个......而且仔细说起来,也不是特别像。”

  他重新看向场上,视线紧盯着那辆纯黑赛车,轻声喃喃:

  “要是那位,该不止这个水准啊......”

  再说,那是在里兰。

  陆淮与唇角微扬:

  “你难道不觉得,她这开车风格,更像另一个人么?”



 

  杨韬一愣:

  “谁?”

  陆淮与薄唇微动,嗓音低沉慵懒:

  “十年前的世界赛车锦标赛冠军——闻霄。”

  杨韬愣怔,下意识道:

  “可是闻霄也已经退役十年了啊!而且这些年,再没人听到过他的消息,他——”

  他的声音忽然顿住。

 巨大的轰鸣声从赛道之上传来,打断了杨韬的思绪。

  他重新看向场上。

  这次,他的目光更多集中在了那辆纯黑赛车之上,脑子里却在不断回想陆淮与刚才那句话。

  闻霄。

  这是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名字。

  他曾是国内唯一登顶世界车手排行榜第一的存在。

  出道一年,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,成为了世界顶尖职业赛车手。

  战绩辉煌,风光无限。

  可惜他拿了世界锦标赛年度车手总冠军之后就宣布退役了。

  理由只有一个:他在一次训练中意外受伤,身体伤痛影响,若是继续参加职业赛事,无法确保能够继续拿第一,索性就退役了。

  ——对,他只是因为无法确定拿第一,所以干脆告别赛场。

  他拒绝接受第二。

  这理由,简单至极,也荒唐至极。

  外界众说纷纭,对这个说法并不完全相信。

  但不管他们怎么想怎么说,闻霄毫不在意,说退就退,自此在媒体面前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
  也不知该说他太脆弱,还是太骄傲。

  彼时有很多人骂他怯懦,甚至连原本支持他的粉丝也有不少认为他是在逃避,纷纷倒戈。

  铺天盖地的辱骂和责备。

  但闻霄始终不为所动,再没出现在公众视野。

  时间久了,大众也就逐渐将这事儿淡忘了,连同“闻霄”这个名字,也变得遥远。

  如果不是陆淮与突然提起,杨韬甚至都想不起还有这号人物。

  他盯着场上看了会儿,若有所思地点头:

  “似乎......是有些像......”

  闻霄曾经的比赛视频,他是看过的。

  不只是他,圈内应该没人没看过。

  ——毕竟从闻霄之后,这么多年,国内再没有车手如他一般,在国际职业赛车比赛中拿到过总冠军。

  某种角度而,这个名字,已经成了标杆一般的存在。

  他忽而想到什么,微微拧眉,问道:

  “等等,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早就知道这一点了?”

  诚然,陆淮与对赛车圈的这些事都了如指掌,但只是看了小半场比赛,就能这么直接而精准地指出沈璃开车像闻霄,实在太......

  谁会莫名其妙将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?

  陆淮与靠在椅背上,姿态懒散。

  闻,他只眉梢微挑,不甚在意地散漫一笑。

  “我陪她跑过小松山。”

  杨韬愣怔,旋即了然。

  “这样......不过话说回来,我也看过那段视频。她那时候也开的好,但没这么好。”杨韬回想了下,“反正我当时没太看出来她和闻霄像。”

  陆淮与没说话。

  杨韬又笑了:

  “但我的眼力和你没法比,再说,我就是看了个视频,你当时可在副驾。”

  那个位置的亲身体验,应该最是清楚。

  以陆淮与的实力,能判断出这一点,似乎也不足为奇。

  陆淮与唇角扬起一抹不甚明晰的弧度,淡淡应了声。

  “嗯。”

  他长腿交叠,修长的手指在膝上轻轻敲了两下,眼底似有波澜涌动。

  事实上,他也不是从那一场看出来这一点的。

  因为小松山那一次,她的确非常收敛。

  他知道她开车像闻霄,是在更早的时候。

  半晌,杨韬忍不住笑了声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